虚拟小说馆>奇幻小说>斯德哥尔摩【双性】 > 橙汁凌波 (小别胜新婚lay)
    张茂从一模开始就考的不错。

    他盯着桌子上的班长发下来的印有3月月考成绩和排名的小纸条,暗自激动到连眼珠子都不能控制住移动,他明显感到自己最常犯病的右眼里头眼珠子顺着眼眶往旁边儿溜。张茂按着纸条使劲儿晃脑袋,又神经质地狠狠挤着眼皮在里头转动眼珠子,再睁开才勉强回归正常。前后左右都考的不好,尤其是前面的程磊——他因为惨遭蒋十安殴打落下许多课程,回校后几次考试都是班级垫底,刚才就气的把他的课桌暴躁地往后怼。怼的张茂腹部生痛。他现在倒是不敢欺负张茂,张茂摸不清是因为他害怕自己给蒋十安告状回来再给他把牙齿打落几个,还是单纯地身上疼痛无力殴打他。张茂弄不明白。

    他也没空管这些。趁着下课休息大家都聚在一起互相看分数抱怨或是恭喜,张茂悄悄弯下腰拿出抽屉里的手机,搓几下手指,点开父亲的电话。唯一能跟他分享这个喜悦的,唯有他的父亲。父亲至少还是关心他的学习的,虽然不怎么回家,但经常会购买辅导书给张茂。看到这个成绩,父亲也许会开心,下次回来也会对他好点。

    从上次摔坏照片,张茂的父亲仅回来了一次,便是在过年腊月二十九的傍晚。

    张茂正坐在书桌前写作业,他好说歹说才逃脱蒋十安强制抓他去什么马尔代夫一个小岛和他家人一起过年。蒋十安声称他父母都欢迎他去,甚至听到他父亲将回来时,说要让他父亲也一起去。这可吓死张茂了,蒋十安订酒店时他被蒋十安硬抱在腿上,命令他掀起衣摆咬在嘴里,蒋十安一手滑鼠标浏览房间,一手在他的胸上乱揉乱摸,将他两个乳头捏得又麻又肿。张茂被他折磨的股间湿润粘腻,动也不敢动,他两眼模糊盯了一眼屏幕上的价格,吓得瞬间逼都不吐水了。

    张茂第一次主动跟蒋十安说闲话了:“你按错了日期长度了。”

    蒋十安没听懂他的意思,倒是对他私自放下衣摆颇为不满,他将下巴压在张茂的颈窝,尖利的下巴故意戳着他薄薄的皮肉说:“说什么呢,听不懂。”

    “我说,”张茂伸手指了指那价格,“你是不是订成,一年了。”

    “没有啊,”蒋十安漫不经心地点开付款页面,拿过桌上的银行卡输账号,“就是这个价么,一天两万六美金。”张茂眼睁睁看他一下刷了令自己全家倾家荡产的数字,深觉对蒋十安家境的臆想还停留在“皇帝用金扁担干农活”的程度。

    “你个小穷逼,”他付了账扔下鼠标,又令张茂拽起衣服,复而捏他红肿的乳头,一手扳过张茂的脸来吻,一面啃着张茂的嘴唇一面抱怨,“我叫你一起去,你不听,那儿有水上喷气机,我带你坐那个,多好玩呢。”

    张茂低头不说话,他并非自卑,本来蒋十安的生活跟他就是天下地下,他可不会厚着脸皮觉得自己在蒋十安家住了几天,就变成跟他一个生活水平的人了。吃每天早上新出炉的面包,喝新鲜的新西兰牛奶,不是他配拥有的生活。

    张茂从一模开始就考的不错。

    他盯着桌子上的班长发下来的印有3月月考成绩和排名的小纸条,暗自激动到连眼珠子都不能控制住移动,他明显感到自己最常犯病的右眼里头眼珠子顺着眼眶往旁边儿溜。张茂按着纸条使劲儿晃脑袋,又神经质地狠狠挤着眼皮在里头转动眼珠子,再睁开才勉强回归正常。前后左右都考的不好,尤其是前面的程磊——他因为惨遭蒋十安殴打落下许多课程,回校后几次考试都是班级垫底,刚才就气的把他的课桌暴躁地往后怼。怼的张茂腹部生痛。他现在倒是不敢欺负张茂,张茂摸不清是因为他害怕自己给蒋十安告状回来再给他把牙齿打落几个,还是单纯地身上疼痛无力殴打他。张茂弄不明白。

    他也没空管这些。趁着下课休息大家都聚在一起互相看分数抱怨或是恭喜,张茂悄悄弯下腰拿出抽屉里的手机,搓几下手指,点开父亲的电话。唯一能跟他分享这个喜悦的,唯有他的父亲。父亲至少还是关心他的学习的,虽然不怎么回家,但经常会购买辅导书给张茂。看到这个成绩,父亲也许会开心,下次回来也会对他好点。

    从上次摔坏照片,张茂的父亲仅回来了一次,便是在过年腊月二十九的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