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小说馆>奇幻小说>斯德哥尔摩【双性】 > 危楼百尺(下) (野合走你)
    蒋十安惊恐地跑下楼,他从未见过张茂如此歇斯底里的样子——没人在他面前发过怒,爱发怒的唯有他自己。他被这种忽然爆发出来的疯狂给吓住了,从张茂家楼下一口气跑出去老远,从司机停着的车旁边飞也似地经过,坐车上玩手机的司机见他逃命似的出来了,还以为被抢了钱包,立刻发动车跟着他。司机在后头拼命按着喇叭,压下车窗叫他:“十安!十安!”

    他像是被惊醒似的停住了,回头看到司机也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蒋十安在原地站了几秒,忽然往回跑蹿上车大叫:“快走,快走!快回家!”司机本来就觉得他闹着玩,可蒋十安一反常态地举止让他真紧张起来了,他赶紧踩下油门往家开。他是从分公司派过来的司机,之前没怎么近距离接触过蒋十安,对他的印象唯有每年总公司酒会见得那么一次两次。司机愁眉苦脸地想着这祖宗是怎么了,有事儿咋就摊到了他头上。

    一路极盗飞车似的飚回家,蒋十安跳下车就跑进了门厅,只留个司机在后头哭丧着脸把车开进车库。他没有卡也不能进门,又不可能敲门,三十五六度的天,他只好在楼下阴凉地里等了好久。进去的蒋十安半小时也没什么动静,他才忐忑地走了。

    蒋十安埋在被子里一动不动,他被吓坏了。他始终渴望着张茂能对待他的时候诞生其他的感情,他从前想即使是对自己破口大骂他都会至少感到他是个活人,可真到了对着他发疯大吼时,他倒差点被吓死,可见说的那些话都是叶公好龙的假话。张茂刚才那尖利的叫声现在还回荡在他的脑袋里,循环播放着那个“滚”字,他因为被张茂骂了,伤心地两个眼睛里头蓄满了眼泪。蒋十安咬着嘴巴不许自己娘们唧唧地哭,用被子用力包住自己的脑袋,试图把那些惨叫声赶走。

    他碾了碾指尖,忽然感到一丝粘腻,蒋十安从被子里把手伸出来举到包成雪球的脑袋前头看,是血。该是刚才他去抓张茂的手上沾染到的,张茂的手上划破了许多地方,鲜血一股股地流出来,仿佛让他滚的时候有数缕流到了他的手腕上。蒋十安使劲儿抽了抽鼻子,把沾染着张茂血迹的手指头放在嘴里吮吸着,感受张茂的味道。

    朴素的家里并没有地毯这种奢侈而不好打扫的家居装饰,张茂很快就把地板上的碎玻璃和摔裂的相框都扫进了垃圾桶。他对着水流冲洗自己的手,手上凝固着的和新冒出来的鲜血都渐渐被冲洗干净,鲜红的血水打着旋儿消失在下水道口。他擦干净手指又贴上了许多片创口贴,终于确定自己手上的血液不会再次弄脏相片了,才走回客厅,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相片。蒋十安离开后,他立刻就用仅剩的干净手指夹出相片放在了桌子上,餐巾纸细细渗吸那个血点带走了大部分脏污,可还留下一个褐色的印记。张茂有点惊慌地打开手机搜索怎么去除相片上的血渍,换了几个关键词之后都没有什么有效办法,他不敢冒险按照科普讲的那样把什么醋,萝卜汁之类的东西弄上去。还好那个血点只在边缘,他只需要换一个相框就好。

    这张相片张茂看过无数次,每一条迎着阳光才能显现出来的细小刮痕他都烂熟于心,更何况是相框的式样。他从来背着父亲看这张照片,他知道父亲以为自己不知道它放在哪里。可父亲常年不在家,大概忘记了家里的每个角落都是张茂收拾的,他也曾在半夜惊醒,透过门缝看到父亲拿出结婚照对着相片喝酒流泪。张茂懊悔不已,他怎么就鬼迷心窍把蒋十安带到了家里,如果不是他自己犯贱,父母的结婚照又怎么会摔坏。

    如果父亲回来发现了怎么办,张茂拿着钱包走在街上惊恐地想,如果他买不到一模一样的相框被父亲得知自己也在偷偷看相片怎么办。他吓得眼泪涌出眼眶,顺着脸颊往下拼命地流,视线都完全模糊。太热的天让眼泪迅速蒸发,只剩下脸蛋上紧绷的触感提醒着张茂他多么窝囊地哭过,想来是老天也不乐意看他这个畸形家伙的眼泪吧。

    他跑了一家又一家数码打印店和那些卖装饰品的店铺,老板都表示现在早不用那种古旧的深色木头相框了,各个爱莫能助。张茂被高温蒸腾地脚步紊乱,跌跌撞撞地顺着墙根走,他一边走一边埋头擦眼泪,他明知这样哭泣没有一点帮助,可他的眼泪还是止不住。这样不停地行走流汗,又不停流泪,让张茂几乎快要脱水,他感到眼前一阵晕眩,赶紧撑住墙壁喘气。他低着头自嘲地想,往年这么热的天,他不是在外头上补习班,就是偷偷地在些偏僻小店打工,从未中暑过。今年怕是因为坐多了蒋十安的车,天天吹空调,人都娇弱了起来。他喘上几口气儿,继续往前走,一面抹掉眼泪。可见做人不能享受,他哪有命天天坐车呢,不过是一条贱命罢了。

    在距离小区快两小时的一家破败小店里,张茂终于找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相框,他竭力忍着泪水付钱,抱着装相框的塑料袋走出店铺。买到的一刹那他差点跌坐在地上,不过他没有时间矫情——穷人如他都是没空矫情的,活命还来不及。张茂抱着相框往回走,太阳正在往下落,他走在路上脊背披着余温仍炙热无比的晚霞,觉得终于活了过来。腿间的汗水和没擦干净的从阴道里头流出来的精液干涸了,结出一层粗糙的精斑,随着步伐的摩擦似乎正变为碎屑顺着裤腿往下簌簌掉落。

    不过这点不舒服在张茂看来不算什么,他只是停下抖动了一下裤腿,便接着往回跑。抱着救命相框,似乎方才那种中暑晕眩的感觉全好了,步伐越跑越轻快起来。张茂想着回到家里,先把这个相片装好藏回去,再打扫一遍卫生。今晚要早点睡,明天五六点便可起床买菜回来,等着父亲归家。西红柿鸡蛋汤面是不能再做了,但他还有些别的小炒菜父亲吃了虽不很喜欢,但也能就着吃两碗饭的。

    张茂脸上难得挂着一点笑容打开门,推开家门,却见到父亲坐在茶几前,面前是脏污了一角的照片。

    蒋十安惊恐地跑下楼,他从未见过张茂如此歇斯底里的样子——没人在他面前发过怒,爱发怒的唯有他自己。他被这种忽然爆发出来的疯狂给吓住了,从张茂家楼下一口气跑出去老远,从司机停着的车旁边飞也似地经过,坐车上玩手机的司机见他逃命似的出来了,还以为被抢了钱包,立刻发动车跟着他。司机在后头拼命按着喇叭,压下车窗叫他:“十安!十安!”

    他像是被惊醒似的停住了,回头看到司机也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蒋十安在原地站了几秒,忽然往回跑蹿上车大叫:“快走,快走!快回家!”司机本来就觉得他闹着玩,可蒋十安一反常态地举止让他真紧张起来了,他赶紧踩下油门往家开。他是从分公司派过来的司机,之前没怎么近距离接触过蒋十安,对他的印象唯有每年总公司酒会见得那么一次两次。司机愁眉苦脸地想着这祖宗是怎么了,有事儿咋就摊到了他头上。

    一路极盗飞车似的飚回家,蒋十安跳下车就跑进了门厅,只留个司机在后头哭丧着脸把车开进车库。他没有卡也不能进门,又不可能敲门,三十五六度的天,他只好在楼下阴凉地里等了好久。进去的蒋十安半小时也没什么动静,他才忐忑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