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小说馆>奇幻小说>斯德哥尔摩【双性】 > 铁甲金云 (补上温情lay)
    “下面播报一份处分通告。高三15班蒋十安同学由于在自我情绪调控方面不够成熟,处理事情不够冷静。于10月28日中午,和同班程磊同学因口头冲突出手打人,情节恶劣,影响巨大。特此,对高三15班蒋十安同学予以留校察看处分,查看期限为3个月,并撤销其学生会主席职务。”

    一遍通报之后,广播里沉稳的男生又念了一遍,15班里鸦雀无声,蒋十安靠在窗户上转笔,脸色发青地狠狠瞪了前头空着的座位一眼。上次的暴力事件中,蒋十安用自己业余学习快十年的泰拳重击,直接将程磊的眼眶打骨折,门牙和犬齿分别脱落一颗。他父母亲都在国外,一时回不来,父亲的大秘书学校医院两头跑,花了些钱搞定了这件事。

    原本蒋十安保送考试的名额也要被取消,蒋父一个电话保下。他难得地打视频电话来教育儿子,竟然蒋妈妈也在。当时张茂正在不远处站着,这件事情虽说是蒋十安自作多情帮他出头,但根源在他,他不敢装没事儿人似的往屋里钻。他站在屏幕一侧,看着蒋十安的父母亲。

    “宝宝,你怎么在学校打架呀?”

    蒋妈妈皱起眉头靠着蒋父的肩膀,她的头发弄而密,高高地挽起来仿佛顶着一团乌黑蓬松的云朵,她所谓的打电话来教育果真是无稽之谈,显然她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她一面说这话,一面举起个小镜子擦口红。

    “爸爸相信你做事都是有原因的,”蒋父伸手把蒋母掉落的一小缕头发盘回去,严肃地说,“但是人家,叫什么来着……你的同学,牙齿都被你打落,我教你学拳是要保护妈妈,保护家庭,不是让你打同学。”

    “那我就跟你们说说啥原因,”蒋十安大约是打架发泄了全部怒气,往日被父母这么带着质问语气发问,早就生气了,今天却往沙发上一靠,慢吞吞地说,“他在学校,经常打张茂。张茂是我……小弟,我不得罩着他?”

    一听到张茂的名字,蒋父蒋母的神情瞬间缓和,蒋母挑起眉毛说:“他这么坏呀,打得对!”

    她说完就被蒋父戳了一下,她于是立刻闭上嘴巴又拿出根笔画眉。蒋父皱眉道:“为同学打抱不平是好的,但一是不该先用暴力,二是你下手太重,明天杨秘书来,你跟他一起去医院给人家道歉。”

    “哈?道歉?那别想了,他除非给张茂道歉,我就给他道歉!”蒋十安弹起身体,脑袋一下子戳到屏幕十来厘米的地方耍脾气。他父母看着屏幕上头儿子的上半身直接变成了半张脸,睫毛都要捅到屏幕这头来,便明白他驴脾气上来了,于是蒋父立刻妥协,他看起来脸色严肃凶神恶煞,在外头运筹帷幄呼风唤雨,实际上从蒋十安被惯成这个样子就能知道,他对孩子毫无商场上的原则,他摆着手说:“好了好了,我和你妈妈要去晚宴了,这件事情你就听杨秘书的。”

    张茂在一旁目瞪口呆。

    “下面播报一份处分通告。高三15班蒋十安同学由于在自我情绪调控方面不够成熟,处理事情不够冷静。于10月28日中午,和同班程磊同学因口头冲突出手打人,情节恶劣,影响巨大。特此,对高三15班蒋十安同学予以留校察看处分,查看期限为3个月,并撤销其学生会主席职务。”

    一遍通报之后,广播里沉稳的男生又念了一遍,15班里鸦雀无声,蒋十安靠在窗户上转笔,脸色发青地狠狠瞪了前头空着的座位一眼。上次的暴力事件中,蒋十安用自己业余学习快十年的泰拳重击,直接将程磊的眼眶打骨折,门牙和犬齿分别脱落一颗。他父母亲都在国外,一时回不来,父亲的大秘书学校医院两头跑,花了些钱搞定了这件事。

    原本蒋十安保送考试的名额也要被取消,蒋父一个电话保下。他难得地打视频电话来教育儿子,竟然蒋妈妈也在。当时张茂正在不远处站着,这件事情虽说是蒋十安自作多情帮他出头,但根源在他,他不敢装没事儿人似的往屋里钻。他站在屏幕一侧,看着蒋十安的父母亲。

    “宝宝,你怎么在学校打架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