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茂!过来帮老师搬水好吗?”

    张茂从操场边沿的树荫下快步走出来,低着头从同学们面前经过,跑向站在运水车旁的班导员身侧。辅导员是个刚研究生毕业的小姑娘,比他大不了几岁,不过挺有小老师的样子,弯下腰搬起一箱水:“快走,等会休息他们非渴死。”

    “嗯。”张茂立刻搬起一箱水跟上老师的步伐,还没走到班级同学训练的场地,教官就吹哨休息。张茂紧赶两步,那箱水没来得及放下,就被同学哗啦围上来疯抢。

    “张茂!辛苦了!”

    “就是!你赶紧休息吧,我看你脸色不咋地!”

    “别搬了放下放下。”

    张茂摇摇头又点点头,好几双手一齐伸过来把他手上颇有些重的纸箱子托住,副班长龚姣姣从里头抽出一瓶递给张茂:“这个你喝,别自己没喝上。”

    “谢谢。”张茂接过那瓶冰水,因为天气实在是炎热,8月底的北京,干燥和酷热狼狈为奸,搂抱着在天空中尽情交媾,水瓶上凝结着一层细密的水珠,仿佛谁身上的汗液。

    张茂甩甩头,室友翟利立刻问:“你不舒服?”他这么一说,周围同学可就炸锅了,一个个都围过来,挤在张茂旁边七嘴八舌地说着什么“我看你脸色不行”,或者是“快进室内吧别等会晕倒了”。

    “我没事,等你们喝完,我就把箱子拿走。”张茂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翟利,翟利接过在脸上一阵抹,汗水浸湿了纸巾留下一条一条白色的碎屑,挺滑稽。翟利戴着副小眼镜,他把眼镜拿下来用纸巾擦了擦,复又戴回去。

    宝贵的十分钟休息很快过去,教官吹着哨子让大家重新集合,一群学生“嗷嗷”抱怨着放下水瓶走回去站队。走前,大家纷纷把空瓶子丢进张茂脚下的纸箱里头,大声说着:“辛苦啦!”

    “张茂!过来帮老师搬水好吗?”

    张茂从操场边沿的树荫下快步走出来,低着头从同学们面前经过,跑向站在运水车旁的班导员身侧。辅导员是个刚研究生毕业的小姑娘,比他大不了几岁,不过挺有小老师的样子,弯下腰搬起一箱水:“快走,等会休息他们非渴死。”

    “嗯。”张茂立刻搬起一箱水跟上老师的步伐,还没走到班级同学训练的场地,教官就吹哨休息。张茂紧赶两步,那箱水没来得及放下,就被同学哗啦围上来疯抢。

    “张茂!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