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小说馆>奇幻小说>斯德哥尔摩【双性】 > 鱼缸囚笼(器材室g)
    躺倒在洗漱台上喘息平静心跳,眼前晕眩冒着金星之余,整个眼眶都被眩目的灯光充满,刺痛到几乎要流泪的程度。张茂感到脊背都被洗漱台的大理石面硌得生痛,蝴蝶骨仿佛即将挣脱出白骨构建成的翅膀那样在背后支棱着发抖,他的衣服被汗水沾湿,粘腻的感觉仿佛有章鱼吸附在上面一样。张茂平息了自己的呼吸,大张的双腿才慢慢恢复知觉并拢。他从洗漱台上坐起来,发现蒋十安已经不在了。张茂爬下台子,脚尖触到冰凉地面的瞬间,他就软倒在地上。

    早晨在教室门口摔倒擦破的手掌心,再一次重重磕到,张茂举起手放在眼前看。还好他已经清理过,所以只是因为伤口碰撞而疼痛,并没有二次伤害。只是白天结痂的伤口又有点裂开,血液微微渗出在发紫的创伤边缘。他无暇顾及手掌,因为腿间涌出的液体让他锁紧了下体。张茂把手伸向阴部,阴道口方才蒋十安射进去的精液,正从那里汩汩涌出。他的阴道口有点肿了,贴合着冰凉的地面反而舒服一些。但是把蒋十安家的地板弄脏了的认知,让张茂恐惧。他急忙跪爬起来,没头苍蝇似的在周围搜寻纸巾。

    他扯过一点抽纸,顺着瓷砖的缝隙把精液擦拭干净,不敢耽搁,急匆匆地穿上裤子逃出浴室。

    张茂一边跑,一边感觉残余的精液从下体缓慢渗出,他夹紧阴道口不敢放松,就这么别扭地跑回了家。

    所幸他家离的并不算很远,张茂靠着家门滑坐在地的瞬间,才终于安心。没有想到这所房子也会有让他觉得安全的一天,张茂自嘲地想。

    滚烫的水冲刷着张茂脆弱的皮肤,苍白的脊背被烫出大面积的红晕,他岔开双腿神经质地清洗自己的阴部。这个肮脏诡异的地方终于变得更加不堪,他决心保守一生的秘密被另一个人粗暴地撕裂侵犯。张茂木讷地搓洗阴唇,伸进两根手指掏出阴道里残留的精液,有些地方干涸了,他毫不留情地直接顺着肉壁抠出来。

    阴部的疼痛终于让他在白色的水雾里痛哭出声。张茂放肆地哭泣着——从几岁懂事开始他从未如此委屈地哭过,因为眼泪于他从来无用。假设这些成分仅仅是盐溶液的东西有用的话,他的妈妈就不会把他摔在地上然后离开。可是他今天偏要哭,没有什么能阻止他流泪,他大张着嘴巴像一匹丑陋的马一样在花洒下哭泣,阴道中流出的液体被冲入下水道消失在视野里。

    蒋十安从淋浴间里走出来,一边大叫着“斜眼怪”,一边在房间里寻找急救箱:刚才他干张茂的时候,看到他的双手擦破。初次性爱后餍足的蒋十安决定做做慈善,大发慈悲地帮张茂清理一下伤口。他找到急救箱,拿出生理盐水和创口喷雾,走回浴室。

    浴室里淫靡的氛围仍在,即使打开空气清洁机,张茂身上那股洗衣液混合着腥酸淫水的味道,和他自己精液的气息也还是充满着整个浴室。蒋十安皱着眉头吸了一口,矛盾地觉得这个味道有些恶心的好闻。他偷偷张合鼻孔闻了几口,发现张茂根本不在浴室。蒋十安猛然恼怒地意识到张茂已经走了,因为反锁的楼梯门开着一道缝,就像张茂几十分钟前还未经人事的下体。

    他浑身赤裸地走回客厅,那瓶他递给张茂的可乐还摆在桌上,冰凉的瓶身上凝结着一层细密的水珠。蒋十安不知怎的就回想起张茂的侧脸,他胆战地蜷缩在地上的样子,苍白的皮肤和浅色的眼睫,他微微回过头,那双诡异的总是不能很好的摆放在一个方向上的眼球,似乎也有着勾人的诱惑。蒋十安烦躁地揉了揉眼睛,张茂的不告而别让他不舒服,但是是因为他不听话吗,还是因为他带着一点破处之后的自恋,洗澡的时候也想着给斜眼怪叫什么外卖吃,结果走出来之后偌大的屋子又只剩下他一个人,而产生的空虚呢?

    蒋十安拿起那瓶张茂根本没有碰过的可乐,走向窗边,米色的建筑群外是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在那些充满压迫感的房屋尽头,紫红色的落日正从狭小的方块之间掉下去,他打开瓶盖慢慢喝起来。

    躺倒在洗漱台上喘息平静心跳,眼前晕眩冒着金星之余,整个眼眶都被眩目的灯光充满,刺痛到几乎要流泪的程度。张茂感到脊背都被洗漱台的大理石面硌得生痛,蝴蝶骨仿佛即将挣脱出白骨构建成的翅膀那样在背后支棱着发抖,他的衣服被汗水沾湿,粘腻的感觉仿佛有章鱼吸附在上面一样。张茂平息了自己的呼吸,大张的双腿才慢慢恢复知觉并拢。他从洗漱台上坐起来,发现蒋十安已经不在了。张茂爬下台子,脚尖触到冰凉地面的瞬间,他就软倒在地上。

    早晨在教室门口摔倒擦破的手掌心,再一次重重磕到,张茂举起手放在眼前看。还好他已经清理过,所以只是因为伤口碰撞而疼痛,并没有二次伤害。只是白天结痂的伤口又有点裂开,血液微微渗出在发紫的创伤边缘。他无暇顾及手掌,因为腿间涌出的液体让他锁紧了下体。张茂把手伸向阴部,阴道口方才蒋十安射进去的精液,正从那里汩汩涌出。他的阴道口有点肿了,贴合着冰凉的地面反而舒服一些。但是把蒋十安家的地板弄脏了的认知,让张茂恐惧。他急忙跪爬起来,没头苍蝇似的在周围搜寻纸巾。

    他扯过一点抽纸,顺着瓷砖的缝隙把精液擦拭干净,不敢耽搁,急匆匆地穿上裤子逃出浴室。

    张茂一边跑,一边感觉残余的精液从下体缓慢渗出,他夹紧阴道口不敢放松,就这么别扭地跑回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