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小说馆>奇幻小说>斯德哥尔摩【双性】 > 思维(初次 强迫)
    做爱这个词,从来没在张茂的脑海里出现过,纵然他有性瘾一般只要没有来月经,每晚都会揉自己的阴部或是阴茎到高潮才入睡。他也看过很多AV之类的东西,但他从来没想过要去身体力行。把畸形的部位掰开来给别人看和揉已经是极限。说他档表子立牌坊,给人揉了阴唇和阴蒂都到抽搐着高潮了,还遮遮掩掩不愿意做爱也是没错。可是在张茂看来,手并不是个性器官,无论用手怎么弄他的阴部,他都能勉强接受——无非是回家之后使劲儿地搓洗或是捂着被子娘们唧唧地哭罢了。可是做爱,把大腿敞开,让另外的人分开他的两片鼓胀的阴唇,掏着下面那个洞,扩张到合适的程度之后,再把另一个人身上凸起的器官塞进去,摩擦抽插,最后射进他的阴道里。这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

    做爱,或者粗俗地说,操逼,还是操张茂这个畸形的不该存在的逼,他是想都没有想过的。他既没有想过自己的逼被操,也没有想过操别人的逼。

    可现在蒋十安提出要操他的逼。

    他没有立场拒绝。

    张茂的心情从恐惧到愤怒到绝望到无奈转了个遍,最终回归到麻木。他还光着个屁股,逼大大敞开着坐在桌子上,屁股里流出来的淫液流了不少出来。这光景不由得他来拒绝。他猜想只要他说一个“不”字,蒋十安现在就会把正在指尖旋转的打火机捅进他的肚子里。更别说他的逼照还在蒋十安的手机里。

    张茂麻木地说了一个“嗯”,接着便要站到地上找方才被扔下去的内裤。蒋十安动作奇快,一弯腰就抢了过来塞进自己口袋里。他邪恶地笑着说:“穿什么内裤,又没流血。”

    张茂不敢忤逆他,低着头僵硬地穿上校裤,并且尽量往下拉裤腰,生怕自己逼里流出来的液体沾染到灰色的校服裤子上。那样子就会被无数陌生人看到他的下体轮廓了。

    蒋十安看着他那怪异的动作,不舒服地抱着胳膊等他——他不知道怎么想的,他想把张茂带到他家去操。

    想到等会,蒋十安的心里也惴惴不安。他是个处男,虽然他看了无数部黄片,撸过无数次管,他的鸡巴也还是个童子鸡,从未进入过任何一个女人的逼里。甚至都还没有女人真枪实弹地摸过他的鸡巴,更没人舔过他的鸡巴。蒋十安微微低下头看看自己的下体,等会他就要把这个工具塞进张茂的小逼里。他满意张茂的小逼,可是和张茂做爱?他不由得感到一些退缩。不过那也不叫做爱,蒋十安想,和喜欢的人才叫做爱,和张茂?那顶多叫性爱教学。

    这么开解自己一番之后,蒋十安自信多了。

    他不担心自己早泄,他撸管的时间算是平均水平偏上,既不会太快也不会太久有射精障碍。他的阴茎也美观,包皮割过,整整齐齐的,龟头也硕大漂亮。唯一需要担心的只有一件事。

    做爱这个词,从来没在张茂的脑海里出现过,纵然他有性瘾一般只要没有来月经,每晚都会揉自己的阴部或是阴茎到高潮才入睡。他也看过很多AV之类的东西,但他从来没想过要去身体力行。把畸形的部位掰开来给别人看和揉已经是极限。说他档表子立牌坊,给人揉了阴唇和阴蒂都到抽搐着高潮了,还遮遮掩掩不愿意做爱也是没错。可是在张茂看来,手并不是个性器官,无论用手怎么弄他的阴部,他都能勉强接受——无非是回家之后使劲儿地搓洗或是捂着被子娘们唧唧地哭罢了。可是做爱,把大腿敞开,让另外的人分开他的两片鼓胀的阴唇,掏着下面那个洞,扩张到合适的程度之后,再把另一个人身上凸起的器官塞进去,摩擦抽插,最后射进他的阴道里。这是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

    做爱,或者粗俗地说,操逼,还是操张茂这个畸形的不该存在的逼,他是想都没有想过的。他既没有想过自己的逼被操,也没有想过操别人的逼。

    可现在蒋十安提出要操他的逼。

    他没有立场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