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小说馆>奇幻小说>斯德哥尔摩【双性】 > 回旋面具 (上)
    靠着一己之力上微博热搜的“最帅艺考生”蒋十安来上学了。

    学校里美人如云,不说如积雨云也能称得上卷云羽,然而蒋十安的报到仍然在学校里引起了小轰动。张茂原本是不愿意和他一起来学校的,那样子太张扬,和他的处世之道不相符——说过多次,他只想普普通通不遭霸凌的过日子,朋友一两个也没关系。和蒋十安染上关系,是他无论从法律层面还是精神层面都不愿意看到的,不过他已在不断的打击中学会适时妥协。

    蒋母蒋父和总秘一起来送蒋十安和张茂年后报到,因为休学一年又延期一学期,多少在学校是个特殊份子。蒋母的到来就跟上次送张茂上学一样轰动男寝室区,经过一扇扇门前带来的美妙香风令无数男生中毒了似的神魂颠倒。蒋十安寝室不幸和张茂一栋楼,好在不是同层,张茂还稍微宽慰点。他想自己去寝室放行李,昨天来之前他已经在寝室群里问过,其余三人都到了,就等他来。但蒋母不让。

    “哎呀,小汪过年又长壮实了。”蒋母走进来,寝室里一下子就充盈着她身上和头发上那种香水混合着成熟性感女人发香的味道。要换别人喷这么重的香水,汪新元早都得蹦起来大叫:“太鸡巴刺鼻了!”完了用手使劲儿扇风,连他亲生母亲也不例外。但蒋母怎么能一样,蒋母并非“女人”,是“仙女”。于是他停下和女朋友聊微信的手指,从桌边站起来傻乎乎地说:“可不是么!我寒假锻炼老认真了!阿姨你看!”

    他说着把膀子从卫衣宽松的袖子里头露出来,举起给蒋母瞧那肌肉,逗得她直笑。

    白文行不乐意了,这表演机会怎么就让给了汪新元——男人不管几岁,不管有没有女友或是家室,在美丽女人面前的表演欲永远不会衰退,他立刻嘲笑:“你那小膀子!”蒋母要在张茂位置上坐下,白文行立刻把自己的凳子拽出来推到她面前:“阿姨,张茂凳子多脏,一寒假没擦了,您坐我这个。”蒋母抿嘴一笑:“小白真细心,那让阿姨坐会。”她在凳子上坐下,汪新元就气得眼珠子快掉出来了,使劲儿瞅着白文行那牛逼样儿,心想这个马屁精。

    “嗯,我带儿子和……朋友儿子报到呢,回去处理。”

    他俩正视线交锋,蒋父挂了电话从外头走进来。

    汪新元差点从嘴里蹦出一声“操”,他硬生生吞下去,坐在座位上直愣愣地看着高大的蒋父。说个不怕被张茂和蒋十安捅死的话,他想着蒋母撸过管。就一次,射了满手之后他简直羞愧无比,差点掐断自己的孽根。意淫女神是他忍不住做的,但是怎么都说不过去。他当然知道,要生个女里女气儿的蒋十安出来,他的女神也是要做爱的,她美丽的身体被别的男人享用过,那是必然的。不然如何怀孕生产。

    他宁愿不去想,但又控制不住。他还记得张茂来报到是夏天,寝室楼道里没有空调,她走进来的时候热的两颊泛粉,轻轻拿着几张纸扇风。闷热的空气被她轻柔的动作搅动,吹拂着她的薄薄领口,她人妇的深邃乳沟就在那彩色的轻纱下若隐若现。看别人妈妈的胸,是恶心的事情,汪新元知道,但他挪不开目光。

    他想过什么样的男人能娶蒋母,他构思过很多可能,基于他对有钱人的浅薄认识。汪新元家境普通,对有钱人的印象不过是父母亲的上司,或是上司的上司,大腹便便,秃顶,鼻梁和额头如同蟑螂的翅膀一般油亮注:比喻来自木原音濑《箱之中》。这样的男人来弄他的女神,令他实在是不忍想,可谓痛心疾首。

    然而蒋父,汪新元看了一眼就觉得心服口服,又无限的放心和舒畅。

    靠着一己之力上微博热搜的“最帅艺考生”蒋十安来上学了。

    学校里美人如云,不说如积雨云也能称得上卷云羽,然而蒋十安的报到仍然在学校里引起了小轰动。张茂原本是不愿意和他一起来学校的,那样子太张扬,和他的处世之道不相符——说过多次,他只想普普通通不遭霸凌的过日子,朋友一两个也没关系。和蒋十安染上关系,是他无论从法律层面还是精神层面都不愿意看到的,不过他已在不断的打击中学会适时妥协。

    蒋母蒋父和总秘一起来送蒋十安和张茂年后报到,因为休学一年又延期一学期,多少在学校是个特殊份子。蒋母的到来就跟上次送张茂上学一样轰动男寝室区,经过一扇扇门前带来的美妙香风令无数男生中毒了似的神魂颠倒。蒋十安寝室不幸和张茂一栋楼,好在不是同层,张茂还稍微宽慰点。他想自己去寝室放行李,昨天来之前他已经在寝室群里问过,其余三人都到了,就等他来。但蒋母不让。